小棉袄:你好!

从来没有握笔给你写过信,老妈有好多好多的心里话要与你说,趁这次机会跟你聊聊。

俗话说家有小女,犹如寒冬的贴身小棉袄,好舒心温馨!时间流逝飞快,牙牙学语的小毛孩,转眼间就成了杭九中的一位高一学子。

你成长的同时,老妈也在飞快地老去,几乎是瞬间也成了年岁花甲的年龄。老妈不禁要唠叨几句:你这一代与我们这一代真是天差地别!那时候你外婆生我们姐弟四人,你老妈排行老大。你外婆嫁进谢家时就没见到公公婆婆,也就是说你老妈从小就没有爷爷奶奶。弟弟妹妹三人全靠你老妈带领长大。可想而知,读书这件事对于你老妈来说简直是个奢望。

因为你外公外婆要去生产队劳动,那年代属于‘工分制’,生产队由队长打哨子,一听到哨子声,队员们就必须放下自己家里嗷嗷待哺的孩子以及所有家务事,一溜串地出家门去地里干农活,挣工分。因为没有工分到年终就分不到粮食,70年代根本就没有钱可以买到粮食,这就意味着全家老少都得挨饿过冬,管理弟妹自然而然就成了你老妈的责任和义务了。逢年过节,你老妈我没有其他愿望,就吵着你外公外婆去买个爷爷或奶奶。这样我就不用带弟弟妹妹,可以安心上学读书了。

那时候我们的校舍是竹椽子,以茅草当瓦盖,窗门是用小木棍加塑料做成的。课桌是破旧的,凳子是同学从自己家里带去的小板凳,高高低低参差不一。哪像现在有明亮宽敞的教室和崭新整齐的课桌椅,还有现代的各种高科技电子设备。那时候交通工具家里有一辆28英寸的自行车就算得上是富有人家了,哪像现在的公交车.私家车.地铁样样俱全,爸妈们还得包揽你们所有的后勤工作,还得来去接送。

刚迁入围垦时,我们有句顺口溜:上到绍兴马鞍山,下到青龙白虎山,雕空椽子细盖瓦,麻雀老鼠吃汇餐,毛大蟹打地洞,到处一片白沙滩。可想而知当初的萧山东沙围垦是多么的荒凉和穷苦,能解决温饱问题算是不错的了。可就是勤劳的沙地人用自己勤劳的双手,用不怕吃苦,坚持不懈的围垦精神,经过四十几年的奋斗和努力,旧貌换新颜。一条条宽敞的柏油马路,一座座整齐高大的住宅小区,配套的绿化设施及娱乐设施。人们吃过晚饭在小区的公园里,有的唱唱歌,有的跳跳舞,有的走走路,有的打打球,还有的四五成群在述说现在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。沙地人民的生活越来越有品质了。

老妈在这里还是要郑重地和你说一句,要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,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,做一个对社会对学校有责任的好学生,克服困难,勇于创新,千万别丢了尊老爱幼.勤俭节约.坚持不懈的传统美德。把自己锻炼成一个有知识.有品质的沙地好青年。

此致

祝:

小棉袄身心健康,万事吉祥,开心快乐每一天!

妈妈字